DP

飞鱼巴哈

David Peng

2016-02-02

在很久很久以前,有一个风景优美的地方,那里气候适宜,阳光充沛,一望无际的森林覆盖着大地,密密麻麻的河流穿梭其间,鸟儿和鱼儿在这里生活地非常舒适。在森林的中心有一片开阔的地带,国王把他的宫殿建立在那里。在方方正正的宫殿里,有一个很大的御花园。御花园里有一股常年喷涌的泉,泉里的水流经御花园里的大湖,穿过皇宫流向宫外的森林。蓝天、白云、花丛、树影倒映在湖中,使湖水分外清澈剔透,玛瑙、翡翠、珍珠、瑁玳都无法比拟它,连天空飞过的鸟儿都要停歇在树梢,流连片刻,好消受这一幅好景。

这个湖是众多河流的首都,鱼王的宫殿就建在这湖里的那片高贵的睡莲下面。巴哈从鱼卵中钻出时,他全然不知自己将在世上遭遇到什么。他仰着圆白的小肚子,短小的鱼鳍在不停地摆动。他咂着嘴巴,吐出微小的泡泡。鱼王在旁边惊叫了一声“啊!”就再也说不出话来。鱼后大叫“不祥之兆、不祥之兆”。原来巴哈生来就是倒立的,而这是鱼死后浮上水面时的模样。于是鱼王让他的一队卫兵将小王子遗弃到森林里的小河里去了。他们游走了三天三夜,才把他带到森林的偏僻之处,使得他无法找到回去的路。可怜的王子还来不及享受荣华富贵,就被遗弃在荒郊野外。狠心的父母甚至没有赐给他一个名字!

王子饥饿得晕了过去。当他醒来时,一只老鲤鱼在温柔的抚摩着他的脸。他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,但还是礼貌地向老鲤鱼表示感谢。老鲤鱼问他叫什么是哪里的鱼发生了什么事,他什么都答不上来。他只是在那里巴哈巴哈地咂着嘴巴,吐出一串小小的泡泡。老鲤鱼同情这可怜的孩子,给他起名为“巴哈”。于是巴哈在老鲤鱼家住下来。老鲤鱼夫妇对他很好,给他吃给他穿,还教给他很多知识。巴哈也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帮助他们。

温暖的阳光照射在水面上,水面吹过一阵轻风,这时巴哈就在水草丛中跳舞,他抖动着尾鳍,翻转着身体,做出高难度的动作。老鲤鱼的孙女咕哩在草丛的另一边对着他笑。她可爱的笑脸,就像是映在河底的月亮,巴哈跳得越发兴奋起来,于是他大力摆动着双鳍,快速地在水草中蹿来蹿去,灵巧轻盈,就像天空中的鸟儿展翅飞翔在森林里一般。舞跳完后,巴哈来到咕哩的身旁。咕哩围着巴哈转一圈,轻拍着双鳍,这是鱼儿表示赞赏的意思。然后咕哩唱起歌来,巴哈静静地听着。她的歌声是那么美丽,巴哈不禁听得出神了,就连柔弱的水草都在和着她的歌声,轻轻摇摆着节奏。

巴哈虽然生来是倒立的,但是他很快学会了正常的泳姿,这对他来说并不算太难。有时,他还是喜欢仰泳在水面,那些其他鱼看到的水中的幻影,在他的眼中却全是实景。天空、鸟儿、大树、鲜花、树叶、梅花鹿、猕猴等等,都让他激动不已。偶尔,他浮仰到水面,奋力地展动双鳍,在水面上劈开一道小浪,快速地滑行时,他幻想自己的双鳍变成了翅膀,追随着那些天鹅翱翔在蔚蓝的天空,穿梭在流动的白云里。

他也把自己看到的所有水面上的事情,讲给咕哩听。夏天,在河边杉树上吵架的蝉夫妇。蝉先生歇斯底里的叫着“知了!知了!”,可他的夫人还是不停地唠叨呢!春天,树梢顶的喜鹊窠里又添了一位新成员,他正在“喳喳!喳喳!”地叫着,张大了嘴,等着喜鹊夫人来喂食呢!咕哩听着巴哈讲水面上的故事,她甜蜜地笑着。听完之后,她就把这些事全都唱成歌儿。《烦恼的蝉先生》《喜鹊夫人的小宝宝》……她娓娓唱来,巴哈听得喜笑颜开。

冬天来了,寒风呼呼地在森林里刮过,吹得树都打着寒颤,身子抖起来,树叶哗哗地向下掉。水面上飞过一群群的候鸟,他们都飞向遥远的温暖的南方。鱼儿也开始进入半冬眠,活动越发少了,因为食物更难找了。大雪整日整夜地下着,河面上结了一层冰。凛冽的北风吹过冰面,巴哈可以清楚地听到“咔!咔!”,那是冰块碰撞裂开的声音。

夕阳落下西山的时候,映红了天边的彩霞,水面上渐渐弥漫起一层水雾,月亮从阴云里露出脸来,皎洁的月光撒向大地和河面,皑皑白雪反射着月光,将漆黑的寒夜照得微亮。这时水面的温度是极低的,但是在冰面的水下温度却很友好。巴哈仰望着月亮,从水里看到的月亮分外的大而圆,“像是一个明亮的大珍珠。”他只能这样形容给咕哩听,因为他想不出更适合的词汇来形容它。月亮是美好的,但是咕哩看到的只是那个映在水底的月亮影子。

“月亮里有一棵高大的桂树,至于还有什么,我也不知道啦!”巴哈说。不久,月亮又躲到了阴云中。它今天已经是耐不住寂寞,偷偷跑出来一会,它不敢待太久,所以它很快就回家去,盖上阴云织成的被子睡着了。巴哈和咕哩也有些困了。于是他们把脸轻轻碰了一下,互相说了一声“晚安”,然后各自回穴睡觉。

冬天很快就过去了,就像秋天一样。春天到了,温暖的阳光融化了厚厚的积雪和冰面,于是整个森林和河流苏醒过来。雪水流入了河流,鱼儿们都精神抖擞起来。一群群的候鸟又都飞回了森林,回到他们各自的巢窠。这时咕哩却要离开家去。她已经长成大姑娘啦,她穿上那身粉红的鳞衣,就像是河流中的仙子,像是岸边娇艳的花儿。她的歌声震撼了她的老师鳊鱼先生。他推荐她去远方的大江,寻找鲈鱼教授,让她教她真正的歌唱技巧。“鲈鱼教授是鱼儿中最会唱歌的”,连丑笨的娃娃鱼都知道。

老鲤鱼夫人很开心,她对咕哩说:“你有唱歌的天资,这是上苍赐予你的,是应该去学学更高深的歌唱技巧。”她高兴地为咕哩打点行李——一身漂亮衣裳和一些干粮。巴哈舍不得咕哩,他在咕哩的身边不停地绕圈圈,这是他挽留她的意思。咕哩却执意要走,她说她要去追寻她的理想,她要让更多的鱼儿能听到她美妙的歌声。巴哈无奈,他请求咕哩为他唱一支歌。咕哩也就答应了。

咕哩开始唱起来,她唱了《美丽的月光》。唱完之后她又唱了一首,她一直唱下去,唱到最后她已经哽咽起来,于是她停了下来。她含着泪望着巴哈。巴哈也动容地望着咕哩,她的宛转动听的歌声,让他回想起月亮、知了、喜鹊、梅花鹿、猕猴、燕子、蜻蜓……,那些他和咕哩一起欣赏过的美景,都浮上脑海。他再也找不到一个和自己欣赏美景的伴侣了。他的心仿佛被无数的针扎着一般难受。

巴哈为咕哩送上临别的舞蹈。他的双鳍奋力地划动着,那每一次用力都藏着他隐忍的悲伤;他不停地扭动尾鳍,翻转着身体,因为他不愿意眼泪流出来。他跳出了他一生中最美丽动人的舞蹈。跳完之后他咬下一朵莲花,送给咕哩。咕哩衔着莲花离去了。巴哈送了咕哩很远,当离家太远的时候,他不得不停住。咕哩的身影渐渐模糊起来,巴哈大声喊着“咕哩!咕哩!”,但是他听不到回音。他难受起来,他奋力冲出了水面,在空中翻滚着,他又看到了咕哩的粉红色的身影!两行晶莹的泪珠从他的眼中滑落,“滴!滴!”清脆地掉入了水中。他不停地飞出水面,每一次都有更多的眼泪流出来,直到他再也望不到咕哩的身影。他终于放弃了努力,怏怏地回到了家。

鱼的眼泪是极其珍贵的,每一滴泪都凝聚着他们的灵魂。巴哈流下了太多的眼泪,这差点要了他的命。他整个夏天都躺在潮湿的小穴里。老鲤鱼夫妇精心调养他,他渐渐恢复过来。

秋天到来时,森林的树叶凋零了,它们离开枝丫,飘落到水面上。巴哈拣了一片最火红的枫叶,在叶子上写满了他的思念,和老鲤鱼夫妇的问候。他央托燕子替他把信捎给咕哩。他嘱咐道:“那身穿粉红鳞衣的姑娘就是咕哩,你一眼就能认出她来。”热心肠的燕子带去了巴哈的思念。燕子飞去了,燕子又飞回来了。巴哈很开心,但是燕子没有带回咕哩的信。他嘴里衔着一颗珍珠,说“这是咕哩托我给你的珍珠。你好好照顾祖父母。”

老鲤鱼夫妇却没能见到咕哩的珍珠,它们已经去了更温暖的天堂过冬去了。巴哈埋葬完老鲤鱼夫妇,把珍珠戴在他的鳍上。这样他每一次扇动鳍,都可以想象咕哩正陪在他的身边。他不是那种安分守己的鱼儿,他渴望拥有更广阔的空间,于是他决定去远方流浪。他简单打点了行李,漫无目的地游走着。他悠闲地仰泳,天空的鸟儿飞走了又飞回来,树上的花儿绽放了又凋落了。巴哈一路向前在流浪。

有一天,他碰到一只病重的老癞蛤蟆,他便停下来照顾了他几天。老癞蛤蟆说:“我很感激您的照顾。但是我病得太重了。我恐怕不久就要死了。”巴哈为他找来蜻蜓医生,医生说只有上好的珍珠才能治愈癞蛤蟆。巴哈听完,毫不犹豫地从鳍上取下了他的珍珠,递给医生。医生说“癞蛤蟆这下有救了!”癞蛤蟆吃了珍珠熬成的汤药后,很快就痊愈了。他对巴哈说:“非常感谢您的救命之恩。请让我款待您几日。我知道您的旅程非常要紧,但请您给我一个略表心意的机会。我这儿有一些天鹅肉,您一定要尝尝,这真是世上最美味的佳肴!”巴哈说:“我不吃天鹅肉。我知道天鹅是高贵美丽的鸟儿。他们的肉我是不会吃的。您的好意我心领了。冬天快要到了。我正好要休息一下,养足精神,好继续我的旅程。我不免在您这叨扰几日。”

于是巴哈和老癞蛤蟆生活了一段时间。在八月十五的晚上,就是月亮最圆的时候,巴哈和癞蛤蟆浮在水面上赏月。老癞蛤蟆说:“月亮上是一望无垠的荒野,那里只有一棵挺拔的桂树。在桂树下住着一位美丽的仙女,她叫嫦娥。她思念人间的美景和她的爱人,在寂寞孤独的月圆之夜,她总是在桂树下垂泣。她的怀中有一只白兔,白兔像她的主人一样美丽。在他们的身后还有一位不速之客——一个丑陋的蟾蜍,也就是癞蛤蟆啦。蟾蜍深深地爱着白兔,但是他不敢对她表白。他想,‘她那么洁白美丽,看到我一定会吓一跳的。’我们可以看到在月亮里,嫦娥在桂树下垂泪望着大地,白兔在主人的怀中望着主人,而蟾蜍在她们的身后望着白兔。这就是月亮中的景色。”巴哈听完后,望着月亮许久,他果然看到了月亮中的桂树、美人、白兔和蟾蜍。这时他又忧伤起来,在这样的月夜,咕哩是不是和我一样在月光下思念远方的他呢?

冬天很快又到了。老癞蛤蟆要冬眠了,巴哈只好告辞。癞蛤蟆说:“请恕我冒昧,但我很好奇您要向何处旅行。”巴哈说他也不知道目的地。癞蛤蟆说:“我曾听我的天鹅前妻说过,大江里的生活是极其惬意的。那里食物丰盛,鱼类繁多,也许您可以考虑去大江旅行一番。”巴哈听从了他的建议,便带着癞蛤蟆从污泥里挖出来的老地图,向大江游去。

去大江的路,漫长而凶险,他好几次差点丧身于凶狠的水鸟的利爪下。那些狰狞的水鸟的面孔他事后想起来都后怕。当他游到大江时,他已经精疲力竭了。一位好心的鲟鱼公爵救了他。他在公爵的家里休养了一段时间。公爵有一位美丽的女儿哈哩,她非常可爱,生性活泼,总是缠着巴哈给她讲他在流浪中遇到的各种惊险的故事。哈哩跳起舞来也是非常美丽的,巴哈很喜欢和她跳舞。在公爵府上的日子很舒适,巴哈渐渐忘却了很多烦恼。

有一天,大江里的鱼皇举办了一个宫廷舞会。公爵带着夫人、哈哩和巴哈一起去了。在宴会上,公爵向鱼皇介绍了巴哈,“一位杰出的舞蹈家!”,他说。鱼皇很高兴,邀请巴哈献一支舞。巴哈欣然答应。于是他跳起舞来,他的舞姿优美,难度很大,让在座的鱼儿都惊为天人。那一刻仿佛时间已经静止,江水已经静止,只有一位非凡的舞者在跃动着他的灵魂。巴哈灵活的转动腰肢,时而跃出水面,时而潜向水底,曼妙的舞姿征服了每一位宾客。鱼皇大呼过瘾,他说:“这真是我见过的最动人的舞蹈。请问它叫什么名字?”巴哈说他的每一支舞都是即兴而起,没有名字的。鱼皇又赞赏了一番,说:“这样优美的舞蹈,实在是无可匹敌。但我的宫廷里恰好有一位歌唱家,也许她的歌声配得上这样的舞蹈!”

鱼皇话音未落,已经有一位穿着粉红鳞衣的姑娘从宾客中游出来,来到了宾客围成的圈子的中央。她放开了歌喉,唱出了凄美宛转的歌儿,这时大家都屏气凝神,静静地聆听。角落里的水草张开了她的小花瓣,不愿意错过一个音节。水面飞过的鸟儿忘记了扑动翅膀,“扑通”一声掉到了水中。巴哈听得眼泪流了出来,这就是他日思夜想的咕哩啊!他流出的是高兴的泪水,他没有想到会在这样的场合再遇上她!咕哩唱完后,大家蜂拥着上前向她示好。巴哈挤在最前面。但是他看见她的身旁有一位带着王冠的鱼王子护着,他的心一下子凉了下去。咕哩没有看巴哈。她微笑着向听众致意,王子在她的脸颊上充满爱意地亲了一下。巴哈的心又像被无数的针扎着一般难受。

他托辞从舞会上溜走了。他心事重重地游着,他和咕哩的往事全都一股脑儿涌入脑海,他理不过来。他疲倦地靠在了一棵水草下。这时咕哩从草丛的另一边向他游过来,对着他笑。他马上活跃起来,飞快地在草丛中蹿来蹿去。后来他渐渐停下来。咕哩在他的脸颊上轻轻地亲了一下。他一下子惊醒了。原来是一个梦!只见哈哩在他的面前,脸上泛起一阵粉红的潮晕,她含着泪说:“我找你找的好辛苦!”

过了一段时间,公爵对巴哈说:“我是大海里龙宫的使者。在大江里的任期就要满了,现在我要和我的家人回到大海里去。朋友,我们后会有期。”

巴哈说:“大海是怎样的?您可否带我去领略一番?”

公爵说:“大海对鱼儿来说是最广阔的空间了,那里的海水可以容纳整个天空,那里的居民都非常友好和善。如果您愿意和我们一起去大海生活,那将是我的荣幸。”

巴哈说他很愿意去看一看大海。

于是公爵带着家眷和巴哈去向鱼皇告辞。“大海确实是极其壮观的,每一只鱼儿都应该去大海历练一番。那也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时光啊!”鱼皇说。后来他又笑道:“真巧。今天正好有另外一群贵客也要告辞。请容我为诸位举办一次隆重的饯别宴。”

巴哈又遇到了咕哩,原来她要和王子一起回到王子的故国去,王子在外旅行的时间已经太长了,现在鱼王年迈,王子要回去继承王位。巴哈和咕哩闲聊了几句,咕哩含着泪和他问好。他们简单回忆了儿时的月亮、知了、喜鹊、燕子、梅花鹿等,最后她说:“巴哈,你知道我是一直爱你的!可是……”巴哈流下了感伤的泪水,他默默地绕着咕哩转了三圈,这是他为她送上的祝福,祝她永远幸福。然后他们就告别了。

鱼皇慷慨地送给他的宾客极为丰富的礼物,但是巴哈说他都不需要。鱼皇说:“大海的丰盛是我们小国所比不上的。但是我有一件珍贵的鳞甲,它是由蝉翼、鱼鳞、珍珠、玛瑙炼制而成,能抵御寒冷,保护身体,又轻巧自若,无碍泳速,也许您在路上会用得上。请您一定给我个面子。”巴哈再三感谢,接下了鳞甲。

在大江的尽头就是大海。但是进入大海必须要跳过瀑布。瀑布水流湍急,多少向往大海的鱼儿殒身其中。公爵说“是时候穿上鳞甲了。”于是他们所有鱼儿都换上了鳞甲,巴哈穿上了鱼皇送的鳞甲。果然轻巧温暖。他们一个个依次跳出水面,跳入瀑布之下,在完全失重的情况下重重地落入了大海中。

很多年都没有巴哈的消息了。

有一天,御花园的大湖的睡莲下的宫殿里来了位贵客——大海龙宫里的使者,他是鲟鱼公爵的小儿子。鱼王和他的妻子,那位穿着粉红鳞衣的鱼后,热情地接待了他。他说:“敝国有一项绝妙的艺术。请您欣赏一下。”于是他招出了一位宫廷艺术家。只见那位艺术家抖动着胡须,鱼嘴一翕一合,泡泡们就从他的嘴中依次窜出来,均匀上升,不急不缓,直到水面才骤然破裂。他吹的泡泡晶莹剔透,饱满圆润,像一颗颗冉冉升起的珍珠。这样的技艺是万中无一的。鲟鱼使者连声叫好,但是他说:

“您的艺术家虽然技艺卓绝,令人叹服。但是我们大海里也有一位优秀的舞蹈家,他的绰号是‘飞鱼’。他正好是我的姐夫。但我决没有自卖自夸的意思。他的舞蹈是天下绝伦的。有时他兴随所至,即兴地跳上一段,他跃出水面的姿态,连海里最智慧的海豚都自叹不如。据说他生来是一只倒立的鱼。这真是无法想象。他的十二个子女和他的父亲一样,全是高超的舞蹈家。有时航海的水手,会看到一群雪亮的鱼儿跃出水面,动作矫捷,疾如闪电。他们都称那是‘飞鱼’。只是他们跃出水面的方向总是朝向东方,也就是贵国所处的这个方向。这实在是很奇怪的事。”

这时鱼王正专心地听着鲟鱼使者的故事。但是眼尖的鲟鱼使者却看到:美丽的鱼后调转了头,偷偷地揩拭着她的眼泪。

©2020 David Peng ♥ 采用 Pandoc 搭建